您的位置 : 91文学网> 小说库> 悬疑>夜半惊婚:棺人,晚上好!

更新时间:2019-03-04 15:54:30

夜半惊婚:棺人,晚上好! 已完结

夜半惊婚:棺人,晚上好!

来源:花生小说作者:痴魅分类:悬疑主角:萧诀李媛媛

《夜半惊婚:棺人,晚上好!》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,作者是痴魅,主角是萧诀李媛媛,小说内容精彩丰富,情节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:我有一个演员梦,却不想就是因为这个梦,我被拐卖到了一个贫穷的小山村,不仅如此还逼着我嫁给死人。我不愿意,他们就要弄死我。是他救了我,我以为他是天神,却不想是个恶魔。他,一次一次将我推到了死亡边缘,却又一次一次将我救了回来。那一天,他将一把赤红色匕首推到了我面前,"杀了我,你就自由了。"我握着那把匕首,不停地颤抖,"好,我会给肚里的孩子找个新爹的。"他紧紧抱住了我,恨不得将我揉进身体里,"李媛……"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一股腐肉的味道传来,恶心的想吐。

我发了疯似的挣扎着,可死人毕竟是死人,没有痛觉也不会累。

渐渐地,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腐肉散落在我的身上,白蠕虫在我身上蠕动着。

我感觉一阵反胃,想要动弹,却发现全身动弹不了。

死人撕破了我的衣服,此时此刻,我的心里只剩下绝望。

若是我还有一点力气,我定会抗争到底。

正当我快要绝望时,脑子里突然回想起奶奶说过的话,活人身上阳气旺盛,而死人最怕阳气。

现在我已经没有退路了,只能尽力一搏。

我握紧拳头,闭上双眼,猛的一咬舌头。

**,好痛!

死人没把我给弄死,痛都要把我给痛死了!

死人停下了动作,盯着我,好像在看我还能耍处什么花样。

我苍白一笑,将舌尖血悉数喷洒在,骑我身上的死人脸上,一滴都没有浪费。

死人刚触碰到舌尖血,就开始滋滋冒烟,浑身颤抖。

巨大的疼痛让死人居然直接把棺材掀开,站了起来,发了疯似的在地上翻滚着。

我趁机从棺材里爬了出来,还来不及呼吸新鲜空气,我就看到一只公鸡正诡异的看着我。

公鸡的眼睛就跟人眼睛是一样的,此时此刻,它盯着我,就像一个人正盯着我一样。

从小生长在农村的我,对鬼怪这些事,也有一些听闻。

公鸡这个样子,这是有人在监视我,不行,我得赶紧走。

我拖着早已疲倦不堪的身体,凭着白天的记忆,不停的奔跑着。

我的速度很慢,不过还好,后面并没有人跟上来。

就在我跑了半个小时后,突然,我看到前方有一辆车,在车上还有一对穿着白衣服的情侣。

太好了,我有救了。

我拼了命的跑过去,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轻松的笑容。

可我越接近那辆车,我就越不安。

这个村子很偏僻,路非常烂,前面那对情侣却开着豪车,出现在这里。

那个车我不认识,但一看就很贵,听说贵的车,底盘低,根本就不能开进泥路。

那前面那对情侣,岂不是有可能不是人。

情侣还在向我招着手,我放慢了脚步。

眼睛一直盯着那对情侣,突然,我发现,那对情侣竟没有影子。

看着他们的脸,我脑海里浮现出白天放在棺材旁的那对纸人。

不行,我不能过去,我朝着周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。

大道有纸人,不能走,小道也不能走,万一有人在哪里等着呢。

为今之计,只有靠自己走出一条道了。

我朝着另一边满是杂草的路走过去,那对纸人看到我变道,也跟着追了过来。

山里的雾越来越大了,大的我都看不清路了。

身体的疲惫,再加上在棺材里氧气的缺失,让我越来越困,越来越困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纸人消失了,迷迷糊糊间,我好像跌落山崖,摔断了手臂。

我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,睡梦中,我跑出了那座大山,被一个穿着白色古装的儒雅男人救起,男人很温柔,可我就是看不清他的脸。

他将我抱起,轻轻的放在了床上,然后他突然变了脸,抬手给了我一巴掌。

我从梦中惊醒,脸**辣的疼。

睁开眼,在我面前站着几个村民打扮,我却无比熟悉的面孔。

导演,以及他的工作人员。

导演抬起手,又是一巴掌扇来。

"没想到,你个野丫头还挺有本事,居然从棺材里逃了出来,还弄伤了新郎。害得老子被骂,今天晚上,我看你还怎么逃。""

"带走,不准给她任何吃的,水也不行。""

我当然不肯束手就擒,"导演…你看那,那是什么…""

我指着前方,趁着导演他们看过去,抬脚,一脚就把导演给踢下山坡。

可惜,前面这山并不陡,摔不死他。

这脚刚踢中导演,我立刻撒腿就跑。

几个工作人员一溜烟的去救导演,导演嘶吼着,"快抓住那个野丫头,不要让她跑了!""

听到要抓我,我立刻加快了步伐,可是,毕竟一晚上没吃东西,很快就被他们追上了。

眼看要被抓住,我立刻东扭西扭的,结果没想到,一块石头朝着我的背直接砸了过来,我被砸倒在地上。

疼,我的骨头都要散架了。

假导演从山下扶着腰跑了过来,抓起我的头发,逼迫我抬起头。

"跑啊,怎么不跑了,你不是挺能跑的吗?啊!""

我委屈的看着导演,知道现在不能和他硬碰硬,不然就真的一点活路都没有了。

"导演,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,别生气嘛。""

导演对着我的脸吐了一口痰,"开玩笑是吗?""

导演突然冷笑,然后举起还沾着我血的石头,对着我的腿就这样砸下去。

痛…疼痛直接将我疼晕了过去,等到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在一间破旧的瓦房里了。

我的小腿,手臂都还流着血,背也疼的我龇牙咧嘴。

这该死的导演,下手这么重,看来,我要想逃脱,是难上加难了。

不过,我手臂的伤这么来的,难不成,是我晕过去之后,他们打的,还是…昨天晚上的一切都不是梦,我真的坠落悬崖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死。

我艰难的翻过身,打量这间房间。

发现,房间里东西少了可怜,只有一张床,和一张桌子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而在桌子上,放着一张草席,草席是裹着的,许多苍蝇在围着草席打转。

恶臭从草席里传来,这群畜生,尸体都这样了,还要被他从坟里挖出来折腾。

折腾尸体也就算了,还非得让我陪葬。

一天的时间,我都在饥饿和害怕中度过。

当最后一缕夕阳落山,我整个心都开始躁动。

又要来了吗?我就要死了吗?

叮铃铃,风铃的声音响动着,一阵恐慌从心底漫延至全身,因为这个房间里根本就没有窗户。

我蜷缩着身体,往后面挪动着,尽量缩小自己。

嘎吱嘎吱,木桌摇晃着,我的脸瞬间没了血色。

我忘记了哭,眼睛绝望的看着门的方向。

只希望,此时此刻有一个好心人能打开门,带我走。

啼踏啼踏,死人从桌子上翻了下来。

一下午的时间,血水已经流了一地。

"媳妇,你竟敢伤我,看我不好好收拾你。""

嘶哑如老机器的声音传来,死人歪着嘴,几块腐肉悬挂在他的嘴角,随时都可能掉落。

房间里的风铃还在响动,室内越来越冷,冷的我直哆嗦。

死人看着我的表情好像很得意,"媳妇别怕,过了今晚,你我就能在阴间团圆了。""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言小说
  2. 轻松爽文小说
  3. 青春小说
  4. 冤家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