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91文学网> 小说库> 言情>凤袍不加身

更新时间:2019-03-04 16:36:54

凤袍不加身 连载中

凤袍不加身

来源:微阅云作者:胡说分类:言情主角:萧清雅恭阅

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《凤袍不加身》的小说,这本小说是作者胡说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。她知道她身上衣裳不是凤袍,她手中的凤印也只是代掌。人人都说她萧清雅才是笑到最后的人,可在她看来,这后宫实质从未有过胜者。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日子似乎异常平静,不知道皇上是非最近事多,白天几乎也不在后宫走动,晚上皇上也只是召了新入宫的两个美人侍寝,尝完了两个新鲜的就又连续去几天淑妃哪儿,接着就是兰贵人,萧美人这一流。

几天下来,新入宫的选侍、才人似乎被冷落了,这届新人一下子成了后宫的笑柄。萧清雅这些日子极少出门,听罄蕊说,最近萧美人特别得意,仗着皇上的宠爱每天在御花园招摇过市,现下萧美人已经给了好几个小选侍脸色瞧了。

萧清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只是冷哼一声,既然这位二姐这么喜欢去御花园,那么自己就少去好了,免得看到了心烦。

"紫月,这天有点热啊,给我倒一杯凉茶来。"萧清雅摸了摸额头,虽然还没有到最热的天气,但总感觉有点闷。

心细的罄蕊将门窗都敞开,让外面的新鲜空气进来:"现在还没有正式到夏季,内务府还没有冰块,到时候有冰块了,奴婢多给才人拿一些来。""

萧清雅笑着说:"罄蕊有心了。"然后伸手接过紫月倒来的凉茶。就在这时一只雪白的小猫从窗外跳进了屋子里,萧清雅着实吓了一跳。

"啊,哪来的野猫。"紫月叫着,便伸手驱赶它。白猫喵喵叫了一声,为了躲避紫月竟然跳到了萧清雅所坐的榻上。萧清雅虽然不怕猫但并不代表她喜欢猫,见着它跳上了榻,便连忙叫奴才将猫赶走。

"雪妞雪妞!"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,紧接着便传来了金果向拦住对方却又拦不住的声响。

"怎么回事?"萧清雅正纳闷。只见一位樱桃红绣栀子花蝶苏缎旗装的女子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,一边喊着"雪妞"一边推开一直试图拦着她的金果。萧清雅有点懵,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人。

榻上的白猫看见这个女子便喵喵的叫了两声,然后就跳到了她的怀里。

苏慧慧抱着雪妞,惩罚性的揉了揉它的头,道:"小畜生,看你还乱跑。""

"才人,这……"一旁的金果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求助萧清雅。

还是罄蕊最先反应过来,上前几步规矩的行了个礼:"给苏多样请安。"罄蕊礼毕后还不忘瞅萧清雅一眼。

萧清雅看着苏慧慧,虽然早晨已经见过了,但还未如此近距离看看这个人。苏慧慧安抚了怀里的雪妞才将目光转移到萧清雅身上:"嫔妾请您安,才人万福。"苏慧慧行了个不大不小的礼,语气也干巴巴的,听起来没有多顺耳。

紫月看到苏慧慧这般无礼的样子实在气不过,斥责道:"大胆,你怎能这般对才人无礼?""

苏慧慧冷冷的看了紫月一眼,慢条斯理地说:"主子还未开口你一个小宫女插什么嘴。"说完连看都不看她一眼,摸了摸怀里的猫。

"你……"紫月气的直跺脚,却又不能拿她怎么办,"才人,你看她这个样子。""

萧清雅挥了挥手意识紫月不要再说了,随即缓缓下了榻,甜甜一笑,说:"苏选侍为人真是爽快。""

苏慧慧摸雪妞的手一顿,抬头看着萧清雅,眯起双眼:"爽快?其他人见了我都说我性情孤傲难以相处,才人倒是个另类。""

萧清雅倒是不卑不亢:"每个人看人的眼光不同,得出的结论自然也不同。"虽然苏慧慧没有给萧清雅什么好脸色看,但萧清雅还是相适合和她相处,"选侍坐吧,紫月去拿把……""

还未等萧清雅说完苏慧慧便打断了:"不用了,嫔妾过来也只是找猫,既然猫已经找到了,嫔妾就不打扰才人了。"也不等萧清雅在说什么,便直接离开了。

苏慧慧走后,最气的就是紫月了,对着苏慧慧的背影唠叨着:"怎么这样,擅闯才人的寝殿还这般无礼,她也不过是个选侍罢了,跟那只死猫一样野!""

萧清雅拿了一块桌上的糕点吃了起来,看着苏慧慧离开后愤愤不平的紫月笑叹:"好了好了,在背后说人家有什么好的,苏选侍似乎也是个爽快之人,我看着还不错,你也别在这嚼舌根啦。""

既然萧清雅都已经这么说了,紫月只好乖乖低下头。罄蕊看了看正吃着糕点的主子,心中也疑惑为何才人不生苏选侍的气,不过这主子的心思也只有主子自己知道,她们做奴才的又能揣出几分呢。

又过了几日,萧清雅进宫也有一个多月了,除了有时隔三差五的到长春宫找海如铃聊聊就是待在宫里小憩,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过一次。

罄蕊也时常劝她到外面走走,这整天待在宫里也不是个滋味,但都被萧清雅拒绝,因为她就是喜欢待在宫里,到外面要是碰到了个刁蛮的娘娘贵人什么的,那多麻烦啊。

午后,萧清雅用完膳后便开始享受着嫔妃才有的福利午睡,罄蕊也为萧清雅安排好了,能让萧清雅更好的休息,突然,原本安静的午后被紫月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。

紫月一路小跑回到延禧宫,高喊着:"才人,才人,不好啦!才人。""

守在外面的小胜子连忙做嘘声的动作,还不时回头往往屋内的动静:"哎哟紫月姑娘啊,才人在午睡呢,你小点声,要是吵醒了才人可怎么办啊?""

紫月跑的气喘吁吁:"呼呼,我是真的有急事,这件事非同小可啊。""

"什么事啊,进来说。"萧清雅在听到紫月高呼她的时候就醒了,现在也没了睡意,不如叫她进来听听是什么事。

见萧清雅已经发话,小胜子也就放紫月进来了。

紫月跌跌撞撞的跑进屋内,十分惊慌:"才人不好了,那选侍要生啦。""

"什么?"萧清雅猛地站起来,瞪大了眼睛,"那选侍要生啦?到底是怎么回事?""

紫月连忙说起事情的经过:"听那选侍身边的宫女说,今日选侍用过午膳后便到御花园散步,不料遇见了萧美人,那选侍因为有身子所以行礼怠慢了,就这样萧美人竟然罚那选侍跪在青石板上一个时辰,选侍身子弱怎么受得住,一下子就动了胎气,现在青石板上已经有一摊血迹了,那选侍也正被送回延禧宫中。""

"居然会有这样的事,金芽你去禀告皇后娘娘。"萧清雅披上衣服,头发随意梳理几下,"罄蕊紫月,你们跟着我看看那选侍。""

"是,才人。""

萧清雅到的时候苏慧慧也到了,两人都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,产婆和太医很快也赶了过来,萧清雅默默的在外面等,只听到那选侍痛苦的呻吟声还有宫女不停的端着血盆忙进忙出的。

突然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——"皇后娘娘驾到!淑妃娘娘驾到!萧晴雪娘娘驾到!萧美人到!""

萧清雅和苏慧慧连忙接驾:"嫔妾参加皇后娘娘和各位小主。""

"起来吧。"皇后挥挥手,刚走进去就被血腥味呛到了,随即又退了出来,一群便在外面等候。

此时最紧张的莫归于萧美人,那选侍和新生儿要是有个什么好歹,她铁定是跑不了的,刚才看她跟皇后一起来,怕是听到消息后就跑到皇后那求保命了吧。

很快小小的延禧宫偏殿就挤满的人,各宫嫔妃都问询赶了过来,不过又有谁是真的关心那选侍这一胎呢,恐怕多半是来看热闹的。

萧清雅在外也急的盘盘转,海如铃和袁芊素也都来了,她们也陪着萧清雅在一旁看着。经过漫长的等待,终于房中传来了婴孩的哭啼声,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产婆一边擦着手上的血一边出来汇报:"启禀皇后娘娘,那选侍诞下小公主。""

"公主。"皇后明显松了口气,但还是保持着身份,"那选侍如何?""

"回娘娘的话,那选侍刚生产完,身子虚弱,现下已经睡过去了。""

皇后点点头:"好,人没事就好,小公主也赶快送去阿哥所,让奶娘好生照看着。万岁爷子嗣本就不多,这次那选侍诞下公主功不可没,本宫自然会回了皇上加赏那选侍。"后面一句是对伺候那选侍的奴才们说的,"你们主子现在身体虚弱,都好生伺候着,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恩赏。""

几个奴才纷纷跪下:"奴才们定会好好伺候那选侍。""

皇后深沉的看了一眼着延禧宫,不禁流露一丝惋惜,说的也是,那选侍怀上龙胎不易,就连生产的时候皇上都懒得过去瞧她一眼,要是个阿哥倒还好,可惜偏偏是个公主,在这后宫里,没有皇上宠爱的女人就如同枯井里的一棵草,永无出头之日。

皇后走了,其他看热闹的人也走了,就连"罪魁祸首"萧韵蓉都还完好无损,皇后也并没有要惩戒她的样子,萧韵蓉得意的瞪了萧清雅一眼,也携着宫女的手端步离开了。不一会儿延禧宫就只剩下萧清雅和苏慧慧了。

萧清雅和苏慧慧走进屋内,此时屋里血腥味还很重,两人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,那选侍就躺在那儿,她脸色苍白跟前一个月那个满怀幸福摸着肚子的那选侍完全不同了,这个人憔悴了许多,这个孩子已经榨干了她全部的精力。

"孩子。"那选侍突然张了张嘴,嘶哑的喉咙叫出这两个字。

萧清雅连忙凑上去,握住她的手,安慰她:"没事,孩子已经送到阿哥所了,现在正由奶娘抱着呢。""

"是吗?"那选侍挣扎着想起来,"我……想看看我的孩子。""

萧清雅连忙摁住她:"那姐姐,你现在身子虚弱,别勉强了,孩子迟早是会见到的,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养好你的身子啊。""

那选侍根本就没有力气起来,就算萧清雅不拦她,她也绝对走不出这宫门。

那选侍用余光看了看四周,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:"皇上,皇上他来过了吗?""

"这个……"萧清雅不知道怎么回答,怕说出来伤了她的心。可苏慧慧直接脱口而出,丝毫没有顾忌:"这都什么时候啦还想着你的皇上呢,皇上可是连个影子都没出现,就连养心殿的奴才都没来一个。""

"苏选侍。"萧清雅抬头看着她,意识她说话冲了些。

苏慧慧冷哼一声:"我说的可是实话,皇上是真的没来过。""

听着这残酷的现实,那选侍哽咽着哭了,萧清雅抽出手帕擦掉她的眼泪:"那姐姐,你别哭,也许明天皇上就会过来了,毕竟你为他身下了公主嘛。""

"不会的。"那选侍摇摇头,"我能怀上龙种也本就是上天眷顾啦,这段时间,皇上就算再忙他也会抽出时间去看看淑妃,兰贵人甚至萧美人,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来这里看看怀着孩子的我。这么多年我都熬过来了,可是,可是他为什么连这个时候都不愿意来见见我……"那选侍说不下去了,一头扑到萧清雅怀里就是一顿痛哭。

萧清雅抱着这个可怜的女人,嘴里安慰的话都说尽了,剩下的就看她自己了。

苏慧慧看着这般懦弱的那选侍也是感慨万分,后宫里从来都不缺这样的傻女人,那选侍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这就是后宫,失败者注定被踩在脚下,而上位的人也必定要斗一辈子,她的孩子不过是这场斗争中的一个牺牲品罢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轻松爽文小说
  2. 架空小说
  3. 宫廷小说
  4. 女强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