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91文学网> 小说库> 恐怖>系统好感度之鬼怪公寓

更新时间:2019-03-05 17:14:33

系统好感度之鬼怪公寓 连载中

系统好感度之鬼怪公寓

来源:天天云作者:大飞家的咸鱼分类:恐怖主角:王平

主角叫王平的小说是《系统好感度之鬼怪公寓》,它的作者是大飞家的咸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王平获得人玩鬼系统。水鬼:"吓死我了,这王平游得比我这水鬼还快,到底他是水鬼还是我是水鬼。"吊死鬼:"**,这王平好吓人,吓得我差点上吊自杀。"贞子:"王平太可怕了,完全不怕我,还硬把我拽出电视,说要跟我约会。"夜晚,医院,太平间。王平与一只看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落水鬼打着扑克牌。"兄弟,你手能别抖行吗,我有那么可怕吗。"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大别村,南粤省的一处偏远山区。

从鹏城到大别村,开车需要几个小时。

房东太太亲自开自家车,载王平与周婶前往大别村。

"周婶,我让你带的东西,带来了吗?""

"带来了,带来了。""

车上,周婶连忙从手提包中拿出一叠现金,整整两万元。

她连忙递给王平。

偏远山区的周婶不懂什么支付宝,所以只能现金支付。

见状,王平哭笑不得。

"周婶,我不是说钱,我是说昨天让你准备的符咒纸。""

话虽说着,王平还是shen手接过现金,装入自己的背包中。

"哦哦,你是说符咒纸,我有带,王平道长,你看这种行吗?我昨天去道观拿的。""

周婶取出十来张画着鬼画符图案的huang色小纸。

这种符纸,跟那林正英系列电影,林正英常用的符纸几乎一样。

接过符纸,王平随口ni喃几声听不懂的话。

"阿玛尼北北轰!""

属性点-1,属性点-1……

周婶与房东太太两人震撼,瞪大眼睛。

那平常的符纸,悬浮于王平手掌上,泛着微弱的光芒。

也在这时,符纸上的鬼画符从符纸上飞出,相互交织纠缠,重新化为一道神秘的符号,烙印在符纸上。

将手中五张加持过属性的符纸,其中两张递给周身与房东太太。

"你们一人一张,收好,算是护身符。""

"好,好的。""

"王平道长,你太厉害了,有你在,大别村有救了,太好了!""

对于王平展露的这一手,房东太太、周婶惊得嗓子眼都要跳出来。

在他们眼中,堪比神明奇迹。

一路上,房东太太与周婶两个人,神情紧绷。

显然,对于大别村一行,充满着担忧,对于王平能不能驱鬼也是半信半疑。

王平觉得有必要露一手。

因为连两人都不相信,更别提大别村的村民相信。

终归来说,王平太年轻了,一点没有那种传说中降妖伏魔的道长模样。

人们印象之中,降妖伏魔的道长,起码一个个都要长得跟林正英那样。

面容刚正不阿,散发着不怒自威,更隐隐透露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。

正是王平这一手,彻底让得房东太太与周婶平复紧张。

……

周二蛋,大别村土生土长的青年。

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青年,前几年出大别村,跟村里人以及父母扬言外出打拼事业。

实际上,这几年的外出,周二蛋哪里是打拼,每天就知道坑蒙拐骗,更是染上赌瘾,输了一屁.股的钱。

前几天,周二蛋被债主追债,抓了个正着。

眼看要被打死,周二蛋父母打来电话,说大别村闹鬼了,询问周二蛋认不认识什么高人,请来驱鬼,至于报酬一切好谈。

听到这个事情,周二蛋有了主意,求债主别打,自己有办法还钱。

至于办法,那就是让债主扮演驱鬼高人,跟他一起去大别村。

到时候假装驱鬼完成,收钱回来。

周二蛋虽然农村长大,但是也是上过几年学,更来过大城市,从小也胆大,所以不信大别村闹鬼。

他断定大别村的村民是疑神疑鬼,自己吓自己。

隔天,周二蛋就带着假扮成世外高人的债主到来还。

还真别说,与王平比起来,这位债主看起来更像是得道高人。

一身道袍,加上那胡子,以及平时就凶悍的模样,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。

周二蛋告诉村民和父母,得道高人很厉害,曾经亲眼看到得道高人杀鬼,不过费用很贵,需要两万。

早就害怕的村民,哪里管什么钱多钱少。

只要能驱鬼,两万小问题。

债主拿到钱,那是一万个高兴,很满意的看了眼周二蛋。

俗话说得好,做戏也得做全套,债主拿钱没有急着走,而是让村民摆法坛,要做一场法事。

是夜,夜幕降临。

大别村的村民各家各户,门户紧闭,门口更是各吊着一只鸡。

传闻,鸡乃祥瑞之物,鸡鸣代表天亮,有震慑鬼怪的作用。

债主与周二蛋位于村头一间破房内。

破房简陋,木屋顶都破了,夜风吹过呼呼作响,寒风飕飕。

明明是夏日,大别村的夜晚,却格外的冷。

"老大,我肚子疼,去拉个屎。"周二蛋看了眼破房内那三副棺材,冲着正做法事的债主说道。

"去吧去吧,懒人屎尿多。"债主不耐烦摆手。

说话同时,债主紧了紧道袍,抱怨道。

"TaMa的,这大别村山里怎么这么冷,早知道里面多穿点衣服。""

大别村接连的死人,债主所在的破房,正是村民死体存放处,那一幅幅的棺材都躺着死人。

回身看了眼身后破房内的棺材,从视线看去,能隐约看到棺材内躺着的死人。

苍白的脸上,脖颈上有着狰狞的划痕。

夜风吹过,债主打了一个寒颤,心想赶紧随便鼓捣下,就假装做好法事睡觉去。

"吗你北北轰!""

债主手舞舞蹈,开始做法事。

突然!

随着一阵风的吹过,法坛上的蜡烛熄灭,周围的一下变得昏暗,仅剩下夜光照耀下的微弱光芒。

债主咒骂了一声该死的风,拿出打火机就去点蜡烛。

当打火机火光冒出,正要接触到蜡烛。

滴答,滴答……

在这寂静的夜晚,一声声滴答如水滴落的水声,从身后的破房内传来。

债主愣了下,下意识回身看向破房,顿感头皮发麻!

破房内三幅棺材内的尸体,不见了。

棺材内,空荡荡,依稀可瞧见棺材内的凹痕,那是尸体躺下后留下的痕迹。

如今凹痕还在,尸体却不见了。

就在这时。

债主又一次听到了清晰的水滴声。

滴答……滴答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武侠小说
  2. 架空小说
  3. 女强小说
  4. 都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